每个小蝌蚪都应该有回家的路

君淮初觉得他可以说动大家,但老爷爷会同意吗?

君淮初扭头看着老龙,小心翼翼问它:“老爷爷,你愿意让我陪着你吗?就再陪你几天,不会太久的,可以吗?”

老龙沉默了。

它当然愿意!它做梦都想多和小家伙待一会儿,这是它一生唯一感觉快乐的时候。

逃脱深渊时,它已经麻木了,只觉得疲惫茫然,不知道该做什么。

遇见小家伙后,老龙终于明白快乐是种什么样的滋味,甜滋滋的,都不觉得累和痛了!只是老龙不知道如何开口,它能感觉到小家伙的家人,眼神都不太友好。

老龙想了想,只能压住不舍的心情,张嘴说道:“小家伙,你应该和你的家人在一起。”

“我会和家人在一起,但我也能有时间陪陪朋友!小舅舅,你说对吗?”君淮初金色的眼睛渴望的看向君无忧,水汪汪,可怜巴巴的。

君无忧深吸口气,他哪能让小侄子失望?

君无忧点了点头。

眼前一亮,君淮初心底窃喜,表面仍旧可怜巴巴的扭头看向冷渊他们。

冷渊他们呼吸都屏住了,谁舍得让君淮初失望?

清纯糕点姑娘香甜诱人

而且他们从没有见过君淮初这么想要一样的东西的时候,无法拒绝。

但是同意可以,必须有条件!

冷渊他们对视一眼,最后由卿羽开口:“我们得有人在这儿陪着。”

“我来吧。”君无忧说道。

“谢谢小舅舅!谢谢大家!”君淮初咧嘴笑了,高兴的踮着脚尖蹦了蹦。

老龙看着,忽然有种想落泪的感觉,它没想到小家伙会为了能留下陪它这么努力,它忍不住问自己,它值得吗?

老龙想了又想,开口对大家说道:“整个神山秘境,都是以老朽沉睡的神山为核心形成的。这个秘境中,最珍贵的宝物只有一件,是一对神造后的琉璃宝珠。”

“宝珠其中之一,在小家伙手中,此为幻眼。另一个名为忆珠,这一对琉璃宝珠,老朽会作为礼物送给小家伙,谢谢他留下来陪老朽。”

君淮初瞪圆了眼睛,“老爷爷!”

“乖~不要拒绝。”老龙哄道。

闻言,冷渊他们这才满意了。什么琉璃宝珠,他们并不当回事,苍九宗要什么宝贝没有?老龙送出宝物,态度不错,这还是他们满意的点。

冷渊他们又看向君无忧,传音告诉他,有什么情况立马通知他们。

这话也对君淮初说了一次,说完了,大家这才放心离开山中世界。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不能留在神山中。

冷渊和殷寒没有离开神山,他们上去等着夏羽凤!

夏羽凤这里,还有一场戏要出演。

冷渊和殷寒到了后,便传音让君淮初放出夏羽凤。夏羽凤在幻象里困了许久许久,她每次破开一个幻象,转眼又进了另一个幻象,夏羽凤焦躁的都快气炸了。

猝不及防,幻象消失,夏羽凤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冷渊和殷寒朝她走来。

冷渊笑道:“辛苦你了,要不是有你,我们还没这么容易救出小主人!”

夏羽凤懵,“我做了什么吗?”

“有啊!多亏你拖住了敌人,我们才有机会找到小主人,将小主人救出来!”冷渊说的诚恳无比,笑容满面,夏羽凤都忍不住信了。

可是夏羽凤看看冷渊他们周围,张嘴问:“少宗主呢?其他人呢?敌人呢?”

“卿羽带着小主人去追杀敌人了,我们先过来帮你脱困。”冷渊解释道。

听起来合情合理,但夏羽凤就是感觉有哪儿不太对!

但不等她细想,冷渊就塞了她一瓶丹药,冷渊赞赏满意的对她点点头说道:“夏羽凤你做的很好!这瓶神药可是帝后炼制的,送你补充修为了。你放心,回去后我一定向帝尊帝后如实禀告你的功劳,好好嘉奖你!”

“啊好,谢谢。”夏羽凤拿着丹药,被冷渊说的一愣一愣的。

冷渊:“好了,我和殷寒要去帮卿羽他们,你继续历练吧。加油!”

连殷寒都看了她一眼,屈尊降贵的开口:“你不错,好好历练。”

说完,冷渊和殷寒转身匆匆离开,似去帮卿羽追杀敌人了。留下夏羽凤愣在原地,一脸迷茫无措,功劳来的太快太容易,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。

不过,冷渊和殷寒应该不至于骗她,她有什么可骗的?

功劳在她身上,她的目的就达到了!

夏羽凤迷茫的表情一收,恢复端庄优雅的风姿,夏羽凤嘴角弧度弯弯。

今天可真是她的幸运日!

夏羽凤又回头看了眼山中世界,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救君淮初抢功劳,目光已经达到了,神山没什么吸引她探究的。还是老老实实去历练,不要横生枝节。

悠闲愉悦的出了神山,夏羽凤立马收到了来自颜姬和赫连煊的联络。

联络接通,颜姬和赫连煊一个激动,一个声音冰冷,都在问她是不是她救了君淮初?

夏羽凤:对啊~

传讯玉另一头,颜姬气的破口大骂,风度无。赫连煊直接掐断了传讯玉。

夏羽凤心情好极了,一点也不介意,任由颜姬骂。

尽管骂吧,妒忌吧,功劳是她的谁也抢不走!

……

古老破旧的广场上,君淮初闷闷不乐的捧着幻眼,谁都看得出他不开心。

老龙问道:“小家伙,你怎么不高兴?”

“我不想要你的琉璃宝珠!”君淮初难过的抬起头,金色的眼睛的冒着水雾,君淮初对老龙摇了摇头。

小舅舅他们不知道琉璃宝珠是什么,他知道,这是老龙的眼睛神造而成的!

君淮初撇嘴说道:“它们是老爷爷你最宝贝的东西,我要是拿走了,你就什么都不剩下了。”

君无忧听得一愣,看看君淮初,又看看老龙,君无忧感觉,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他们都不知道。

淮初正是因为这个而难过。

也因为不知,而无法开口说什么,君无忧只能暂时沉默的看着。

君淮初捧着幻眼,伸出手说道:“老爷爷,我现在不需要再考验谁了,你拿回去吧。我不要琉璃宝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