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玉米视频网站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最新章节!

李菲儿从豪车里下来,立刻引来旁边人的侧目。

参加这种名流盛宴,着装上有很大的讲究,不能抢了主人的风头,也不能忽略自己的存在。

李菲儿特意从意大利定制了一款天鹅绒的复古晚礼服,贴身的款式十分凸显身材,加上她那副走惯了T台秀的高级脸,无论在何地,她都能引起众人的注意。

今晚她是蒋昊臣的女伴。

蒋昊臣穿了一件暗纹的黑色西装,熨贴的袖口嵌着昂贵袖钉,他虽然没有带任何贵重的饰品,但那一身贵族气质却从他举手投足间展露出来。

“蒋二少。”侍从看见他,连忙欠身:“这边请。”

蒋老爷子不问事很久了,三个儿子也都算是半个甩手掌柜,游轮的生意几乎都是蒋昊臣在掌管。至于嫡孙蒋旭东自己有自己的一番天地,对祖产毫无兴趣。而蒋家另外两个兄弟,也有另谋财路的打算,这么一瞧,日后继承蒋家产业的估摸着就是蒋昊臣。

李菲儿站在未来船王的身边,感受着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羡慕目光,女性的虚荣心瞬间得到了无限的满足。

李菲儿觉得,自己再风光,也风光不过今晚。

她能有幸成为蒋昊臣的女伴,完是仰仗魏少雍的关系,作为老板自然希望旗下艺人多一点话题,李菲儿参加完《超级大变换》反响还不错,但模特就是模特,就如同麻辣烫再好吃,也永远登不上大席面。

魏少雍此番安排,无疑是给她镀一层金。

 魅惑勾人秀美艳

正好魏少雍跟蒋家有点关联,在蒋昊臣为女伴发愁的时候,推荐她过来顶替。

李菲儿偷偷打量着蒋昊臣的侧颜,这男人长得还真是俊俏啊。

她做模特这么多年,见过的男人也如过江之鲤,妖娆的、冷僻的、高贵的、桀骜的……但是没有一个人像蒋昊臣这般,既冷艳又高贵,既孤傲又痞气。

亦正亦邪这个词来形容蒋昊臣再好不过了,加上那飞扬的神态,骨子里舍我其谁的张狂与傲气,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。

与此同时,姜小米跟赵奕欢一左一右的缩在门廊的柱子后面,两人的目光紧紧的锁在路过的身上,脑袋随着对方的步伐缓缓的转动。直到对方走远了,两人才不舍的收回目光。

“看见没有,那个就是电器大王,他家的电饭煲球畅销榜第一名。”

赵奕欢有点嫌弃:“好像没见过啊。”

姜小米沉下脸:“搞个绯闻还挑挑拣拣的?相亲呢。”

之前都过去十几个了,她不是嫌弃人家这个,就是嫌弃人家那个。

赵奕欢摆摆手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想,要找不得找个名气大点的?一炮而红,省的再折腾了。”

说话间,赵奕欢眼前一亮:“哎,那个可以哦,朴世勋。”

没错,朴世勋今晚也来了,他没有带女伴,只带了得力助手陆青龙。

一进来就被几位同行老总围住了,他们不知道在交谈什么,朴世勋神色淡漠的听着,露出高高在上的优雅冷贵。

陆青龙带着金丝边眼睛,一身墨蓝色的英伦西装,站在朴世勋身边,竟一点不逊色。偶尔有路过的宾客打招呼,陆青龙也只是轻轻颔首回应。

姜小米目光凝滞了一下,然后果断拒绝:“这厮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呀?”

“我跟他不熟。”

赵奕欢上下打量着她:“我们是来搞绯闻的,又不是来交朋友,管他熟不熟呢。”

姜小米闭了闭眼睛:“别怪我没提醒啊,那家伙可不是轻易能接近的主儿,要是惹了他,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赵奕欢抖了抖:“那还是算了。”

朴世勋跟陆青龙走远了,这时,姜小米忽然听见磨牙的声音,扭头一瞧,赵奕欢的眼神仿佛要吃人。

姜小米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只见自家二哥臂弯里挂着李菲儿,两人肩并肩的朝着宴会内场方向走。

姜小米倒吸了一口凉气。我尼玛这是什么情况?二哥怎么会跟李菲儿搭上的?

“李菲儿身边的男人是谁?”赵奕欢猛地扭头。

姜小米舌头打结:“是……是……不认识。”

“不是金牌狗仔吗?”赵奕欢拧眉反问。

“我只是狗仔,我又不是户籍民警。”姜小米翻了个白眼过去。

赵奕欢指着蒋昊臣消失的方向,面目狰狞:“今晚,我要他。”

姜小米:“……”

“走,我们也进去。”赵奕欢拉着姜小米,昂首阔步的往宴会主场走去。

姜小米穿着高跟鞋,踉踉跄跄的跟在赵奕欢身后:“哎哎,等等,确定吗?那可是……”

“我想的很清楚,能让李菲儿这般讨好的人物,一定不是普通人。”

见她如此坚持,姜小米也不好说什么,只要硬着头皮跟着往里走。

……

三楼的休息厅,半圆形的沙发,中间搁着一张漆黑色的钢化玻璃茶几,一扇门隔绝了外面的喧嚣吵闹。

娄天钦高大的身躯陷在沙发里,目光注视着电视墙上的球赛。

人们争先恐后想要挤进来的豪门宴会,对娄天钦来说,就是纯粹用来打发时间的消遣活动。

在休息室看球赛就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比赛中场休息,导播开始穿插广告,娄天钦的目光从电视墙上移开,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。

他一般在宴会上逗留不超过一个小时。

今晚宴会的主人是房地产行业的老前辈,换做其他人,三十分钟就差不多了。

趁着广告时间,娄天钦习惯性的点开手机,查看姜小米所处的位置。

当发现姜小米跟自己的距离只相差五十米的时候,娄天钦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小狗崽居然追他追到这儿来了?

男人满面阴鸷,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阿城守在门口,防止其他人误闯进去,当听见身后的门扉突然从里面拉开,阿城露出不解:“少爷,您怎么出来了。”

娄天钦低头看了看手机,确定了姜小米的位置后,一言不发的从阿城身边擦过。

死狗仔,他都躲她躲到这个地步了,居然还对他紧追不舍。